唯一攻破函谷关的战国名将,打得秦王割地称臣,但最终结局却成迷

唯一攻破函谷关的战国名将,打得秦王割地称臣,但最终结局却成迷
文/格瓦拉同志战国中后期,秦国之所以能成为全国霸主,从而完成吞并六国、一致国内的伟业,除了具有百万虎狼之师外,还跟它牢牢占有天险-函谷关,一向处在进可攻、退可守的有利方位有关。函谷关是如此险恶、易守难攻,以至于整个战国时期,只要一位名将从前成功地攻破过它。此人,就是齐国名将匡章。匡章是战国中期齐国人,早年间游学魏国,曾拜“亚圣”孟子为师,是后者甚为器重的学生。匡章拿手辩难,在徐州相王期间(前334年),曾与魏国国相惠施争辩,终究成功地促进齐威王、魏惠王互相承认对方的王位。经此一事,齐威王对匡章的才干甚是赏识,常常命他从事交际作业。匡章画像齐威王中晚期,齐国名将凋谢,熟读兵书的匡章临危受命,开端频频地呈现在战场上。齐威王三十四年(前323年),为了打败山东六国中最大的劲敌-齐,秦国借道魏、韩向齐国打开军事行动,并在桑丘同匡章带领的齐军相遇。匡章深知,秦国孤军深入,只怕魏、韩在背面切断它的归路,所以只能故弄玄虚要挟齐军,但实际上却不敢轻率发起进攻。正是使用秦军骑虎难下的对立心思,匡章连番规划,在数次派人出使秦军大营,宣称要洽谈休战协议一起,却借机改变部分齐军的旗号符号,使其稠浊到秦军傍边做内应。相持半年之久后,匡章突袭秦军,并在内应的帮忙下重创对手。此战往后,秦惠文王被逼向齐威王称臣(“秦军大北,所以,秦王拜西藩之臣而谢于齐”见《战国策·卷八》),使得齐国的声威远超其他各国。战国中后期局势图桑丘之战9年后(前314年),燕国发作内争,相国子之与太子平混战不已,齐宣王以为有隙可乘,便命匡章率十万大军进攻燕国。因为燕国军民都怨恨子之,所以一路上欢迎齐军的到来,并为他们做导游,因而匡章带领的齐军仅用了50天时刻,便攻灭燕国、杀死子之。尽管燕昭王在不久后复国,但经过齐军的糟蹋,实燕国力大损,直到30年后才恢复元气。齐宣王十九年(前301年),为了赏罚楚国的背盟之举,匡章与魏将公孙喜、韩将暴鸢联合伐楚,并在垂沙之战中重创对手,包含主帅唐昧在内的2万余名楚军将士被杀。此战往后,楚国失掉在宛、叶以北的大片土地,百余年来在华夏的并吞效果一朝荡然无存。不只如此,楚怀王为了求和,还把太子熊横送到齐国做人质,几乎耻辱到了极点。齐威王塑像匡章经过3场战争灭一国、大北两国,如此骄人的战绩,足以让他彪炳史书。可是,匡章并没有在发明奇观的路上中止脚步,在垂沙之战完毕3年后(前298年),他随即又投身到五国伐秦的战事中。齐国之所以向秦国开战,缘于后者总在鼓动、撮合各国与齐国为敌。更何况,秦国在商鞅变法后实力大增,并日益展现出盛气凌人的进攻态势,齐国不能不引起警觉。齐闵王三年(前298年),孟尝君出任相国,随即纠合齐、魏、韩三国联合攻秦,并由匡章担任主帅。匡章连战连捷,一口气到达函谷关下,赵、宋两国以为有利可图,便也加入到伐秦部队中。作为秦国东进的榜首关口,函谷关不只地势险峻、易守难攻,并且驻有很多的秦军精锐,任山东六国化尽心血也一向难以攻破,例如当年信陵君便数次率联军伐秦,但每一次都是在函谷关下铩羽而归。函谷关遗址匡章天然懂得进攻函谷关的困难性,因而他并没有采纳马上进攻的态势,而是在城下扎营建寨,跟秦国打起了持久战,时刻长达3年之久。在此期间,匡章一向派特务探听秦军的情报,搜集对手的动态,在得知秦国抽掉部分函谷关军力南下侵夺楚国的土地时,才马上发起对函谷关的进攻。因为两边相持日久,守城秦军早已懈怠,绝没想到联军会在此刻发起进攻,因而一战便被击退,函谷关也被霸占,时在齐闵王五年(前296年)。匡章占领函谷关后,持续率联军进攻秦国内地。此刻,秦国主力尚在南边攻楚,一时刻难以抽调回来御敌,因而秦昭襄王匆促遣使向联军求和,并割取大部分疆域作为条件。秦昭襄王依照匡章的主张,联军应该回绝秦国的求和,并趁热打铁将它击灭,唯此才干消除心腹大患。可是,孟尝君相信秦使韩庆的劝说,再加上燕国此刻已在跃跃欲试,想要趁着齐国主力伐秦的良机施行狙击,因而便赞同秦昭襄王的求和要求,自此失去灭秦良机。尔后,匡章的业绩便不再呈现于史书中,宛如人间蒸发一般。史料来历:《史记》、《战国策》、《资治通鉴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